您現在的位置:河南質量網 >> 組織代碼 >> 唐朝偉:統一社會信用代碼 應當以組織機構代碼為基礎

唐朝偉:統一社會信用代碼 應當以組織機構代碼為基礎

時間:2013-11-11 9:53:48來源:河南質量網作者:

統一社會信用代碼  應當以組織機構代碼為基礎

唐朝偉

     按語:建立誠信社會、和諧社會是新時期黨和國家重大的執政理念和目標。國家對建立社會信用制度做出了一系列重大部署,強調以組織機構代碼和公民身份證號碼為基礎,逐步健全司法、政務、企業、商業等主體的信用信息記錄、發布、應用、獎勵、懲處機制,促進社會的誠信和和諧。但是,政出多門、各行其是的問題依然突出,摒棄已經廣泛應用的組織機構代碼,另行編碼諸如經濟身份證、誠信代碼等,既多此一舉,又加重了企業、社會的負擔。本文闡述了組織機構代碼的特性、兼容功能,以及在社會信用體系建設中的價值體現,供參考。
   
   2013年3月,十二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審議通過的《國務院機構改革和職能轉變方案》提出,“推動建立統一的信用信息平臺,逐步納入金融、工商登記、稅收繳納、社保繳費、交通違章等信用信息”和“建立以公民身份證號碼和組織機構代碼為基礎的統一社會信用代碼等制度,從制度上加強和創新社會管理,并為預防和懲治腐敗夯實基礎”。同時該方案還強調,“嚴格控制新設行政審批項目,防止邊減邊增,減少一批重要領域和關鍵環節的部門職責交叉和分散。”
   國務院《質量發展綱要(2011—2020)》指出,要“搭建以組織機構代碼實名制為基礎,以物品編碼管理為溯源手段的質量信息平臺,推動行業質量信用建設,實現銀行、商務、海關、稅務、工商、質檢、工業、農業、環保、統計等多部門質量信用信息互通共享。”
   國務院的一系列重大決定,為我國社會信用體系建設指明了方向,就是要以公民身份證號碼和組織機構代碼作為構建中國社會信用大廈的根基。如果摒棄組織機構代碼和公民身份證號,另起爐灶,不僅違背國務院有關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一系列指示,而且給社會帶來沉重的負擔,使各個社會組織擁有多個不必要的代碼。這勢必成為新形勢下政出多門,各行其是,重復建設的典型。毋庸置疑,違背了精簡統一效能的基本原則。
   一、組織機構代碼的唯一不變性是實現對組織身份認定的重要保證
   現行的組織機構代碼制度,是根據國家強制性標準編制,具有法律約束力的國際通用做法。它的實質是由質量技術監督部門代表國家對每一個依法設立的組織機構植入一個唯一的、始終不變的代碼,作為單位的身份識別代號,不論該組織的名稱、性質、地址、經營范圍以及重組、改制等如何變化,代碼號保持不變。此外,隨著我國信息化進程的推進,部門間信息互通共享成為大勢所趨。如果部門間信息口徑不一、標準迥異、自我編碼,必將加劇部門間信息的條塊分割和壁壘重重,無法實現公共信息的大集中、大共享,阻礙我國信息化建設的進程和目標。
   組織機構代碼唯一不變的特性和嚴密的制度體系、技術規范、應用成果,完全能夠滿足和適應信息化建設和社會誠信建設的要求。以實名制為基礎賦予唯一不變的代碼號,建立信息共享和校核機制,實現國家、社會對組織機構的身份識別和跟蹤管理,準確及時地了解各類組織機構的沿革變化信息,是市場經濟條件下政府管理監督社會的基礎和新手段,是市場主體之間相互取信的便捷渠道。國外的經驗同樣如此,以組織機構代碼作為對社會組織的身份識別特征,滿足了政府管理社會的需要。
   二、組織機構代碼的兼容性是堅持精簡統一效能原則的具體體現
   組織機構代碼制度經過20多年的發展,取得了廣泛的應用基礎和發展成果,已為全國所有組織機構賦予了代碼號,建成了覆蓋所有機關、事業、企業、社團和其他機構的數據庫,并實現了數據動態化管理,發揮著重要的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已經在銀行、稅務、海關、財政、勞動人事、民政、公安、法院、統計、住房公積金等近40個部門或領域得到廣泛應用。
   我國現行的組織機構編碼規則,為國際通用無含義碼。它的最大優點是不因組織機構的機構性質、行政區劃、經濟行業、經濟類型等發生變化而不適應,造成代碼所表達的意思與組織的實際不符合的現象(有含義碼的不足是當組織的信息發生改變時,代碼反映出的信息與實際相違背)。組織機構代碼是兼容和開放的,當需要表達特定含義時,只需在代碼前或后加上相應的信息字段即可。例如,我國稅務登記證號碼,就是在該組織機構代碼號前加上行政區劃號碼構成,既滿足了對企業身份的認定,又體現了該企業所屬的地域。各個管理機關可以根據自己的需要,在組織機構的代碼號的前后任意加注信息。
   此外,組織機構代碼信息共享平臺和相關專業網站,實現了信息公開,需求者可以十分方便的查詢、核準、驗證組織機構的有關信息,為社會管理和經濟活動提供了便利的服務。
   三、組織機構代碼是社會誠信體系建設的重要基礎
   市場經濟是法治經濟、競爭經濟,更是誠信經濟。社會誠信體系(包括司法誠信、政務誠信、商業誠信、企業誠信等)是我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不斷發展和進步的強大推動力。國家在部署社會誠信體系建設中,明確要求使用代碼號作為組織機構的身份識別認定唯一依據,以此向社會提供組織機構信息的檢索、查詢、比對、核準服務。
   建立社會信用體系作為一項制度,要求是從不同的側面對市場主體(包括自然人、社會組織,這里主要指社會組織)的信用信息進行全面完整的記載,即需由各個部門在其職責內對管理的對象進行權威的記錄,形成以部門為單位的信用信息子系統,在此基礎上,通過建立社會信用信息統一平臺,實現數據大集中和全方位記錄同一主體的信用信息的目標。繼而不斷健全失信披露制度和守信激勵制度,提高公共服務和監管水平,真正使失信者“一處失信,寸步難行”。各個部門在記錄同一個企業的信用信息時,只有以其代碼號作為唯一的標識,方能保證數據集中后的檢索查詢,以及被記錄對象的確定性。建立社會誠信制度,對于促進組織機構在守信方面的自律,實現社會的誠信及和諧,意義重大。
   雖然組織機構代碼的功能和效用日益顯現,但仍存在一些部門不使用現行組織機構代碼和另行編碼現象,自定標準、自編代號,極易造成名稱不規范、雷同名稱難以區分、標準不統一、信息難以整合等混亂局面,如果任其發展,必將遲滯整個社會誠信體系建設的步伐。社會誠信體系建設的有關主管部門,應有清醒的認識,站在維護國家利益、民眾利益的高度,做好頂層設計和統一規劃,為我國信用制度建設勇于擔當,去除哪些加重企業負擔、節外生枝、部門成見、畫蛇添足的做法。
 (作者為河南省組織機構代碼中心主任)

責編:河南質量  

京師精準 京師精準教育 京師精準 京師精準教育 國家煤礦用防爆電器 河南省礦用機電 中國環保維權信息 鄭州水族網 鄭州水族箱 鄭州大型魚缸 學網教育考試 美麗河南 小丑扑克5手注册